《南朝夜宴:金陵城市生活和江南文学》狂欢的夜宴与唯美的文学,金陵城市生活和诗性江南文明,是中国历史上亮丽的流光。

2024-03-1208:54:30 发表评论

《南朝夜宴:金陵城市生活和江南文学》狂欢的夜宴与唯美的文学,金陵城市生活和诗性江南文明,是中国历史上亮丽的流光。

 

编辑推荐

★江南的根本优势在于,在古代就具备了发展都市文明的得天独厚的优良因子。小康消费(经济优势)、诗书氛围(文明气息)、自由理想审美(人文精神),正是都市文明的要素。这些要素得以形成的根本原因,是持续的富裕生活环境和温柔的地理。因此,江南诗性文明和繁荣的江南都市文化才会如此亲近,充满骄傲。

★江南诗性审美的超脱气质,成就于富裕的都市生活环境。“如果说物质与精神的平衡发展已属不易,那么江南诗性文化的本质尤在于,即使在主体内部的精神生产中,它也最大限度地实现了实用型的伦理人文机能与非功利的审美人文机能的和谐。”这种实用和非功利成分的和谐,经过富贵故都的末世吟唱,让江南蜕变出崭新的优雅姿态。

★富贵末世的金陵经济和文艺,因其独特意义在历史上占据重要的地位。虽然末世君臣的奢靡颇可指责,但也必须承认当时金陵物质生活达到很高水准。这种社会的经济繁荣不仅在当时代表中国最先进成分,也是后来中国先进的江南都市文明发生发展的根本基础。所以这样的经济发达意义重大。具体来说,南唐的经济繁华以陈代的先进为基础,而之后宋代临安的繁荣,以及明代金陵的发达,直至我们今天所喜爱的富饶的江南,甚至繁华的都市如上海、杭州、苏州、扬州,其物质文明的早期发源都应该追溯到五代南唐的金陵,甚至南朝的金陵或建康。

内容简介

一部以南陈与南唐的金陵城市生活为背景,末世君臣的文学特质为核心的文化研究著作。

金陵数易其主,都是偏安政权,从它发源的江南城市文明和诗意审美,蓬勃不息。南陈与南唐的后期,经济繁荣,帝王君臣和士人才女,在奢靡、富贵、温柔、缠绵的环境里培育了审美的因子,影响着他们的人生状态和文学状态,形成了他们特殊的沉迷和超脱的阴柔艺术气质,使文艺成为上层社会的生活内容,使唯美伤感的风格成为其艺术特征。

作者截取了南陈和南唐两个历史片断,具体分析了南陈的陈后主、江总、徐陵,南唐的李璟、李煜、冯延巳、韩熙载、徐铉等人的生命特色和文学特质,试图找寻出金陵经济生活与江南文学相互渗透影响的痕迹。

作者简介

马海英,女,徐州人。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

代表作有《中华野史·唐五代卷·中华古今注》《陈代诗歌研究》《灭亡与诗:皇帝陈叔宝(553—604)》《富贵故都的末世吟唱》《江南园林的诗歌意境》《老子原本》等。

此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50yuan,请先
链接失效、没有跳转及其他任何问题请联系站长微信:h13776035
获取正版《南朝夜宴》 《南朝夜宴:金陵城市生活和江南文学》狂欢的夜宴与唯美的文学,金陵城市生活和诗性江南文明,是中国历史上亮丽的流光。 《南朝夜宴:金陵城市生活和江南文学》狂欢的夜宴与唯美的文学,金陵城市生活和诗性江南文明,是中国历史上亮丽的流光。 《南朝夜宴:金陵城市生活和江南文学》狂欢的夜宴与唯美的文学,金陵城市生活和诗性江南文明,是中国历史上亮丽的流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